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工作后梦见参加高考(一名文科生的高考之痛)
工作后梦见参加高考(一名文科生的高考之痛)

文:凭栏听雨

图:来自网络

到一年高考时,面对一张张即将奔赴考场的青春面孔,“过来人”难免会唤起曾经的回忆。炎炎夏日里的废寝忘食,考前的紧张与焦虑,对大学生活的期待与向往……对于我这个“过来人”而言,高考注定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。

我的高考已经过去20年了,但想起来,仍然有隐隐的痛。那时农村的孩子想成为城里人,似乎只有上学这条路,而最后必须通过高考这座独木桥,然而能够到达彼岸的是很小的比例,大部分学生要跌落桥下。

1989年我第一次参加高考,还算幸运,这年取消了预选。预选,意味着一批学生连上桥的机会也没有,上一届文科应届班就为此没上阵便铩羽而归。我在庆幸的同时也知道头次上阵只不过是多交一次报名费而已,那一年我们班只有两个学生金榜题名,而当陪客和看客的是我们其余的大多数。

其实我对上大学的兴趣并不像有的同学那样高涨,我对写作和画画特别在意,想成为乡土作家或画家,大概是受了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作家影响。我回家一说不想再上学了,父亲说拉你的倒吧,你看看咱村的高中生有谁弄出个样了?叔叔也劝,还是努努力上大学吧,上了大学再搞自己的爱好也不迟。

叔叔是个很优秀的高中生,却因为当时特殊的环境,没能迈入大学门,因此忧郁成疾,也成了我们家族的心病,都想让我能冲出村庄考上大学走进城市。我的初中同学大多都订了亲,也有媒人登我家门,奶奶一概阻拦,说,俺孩儿要考大学哩,要娶城里的闺女哩!

唉,肩负着亲人的重托,我卷起铺盖迈着沉重的脚步又走进学校,开始复读。当时复习班是高考的主力军,班上还有复习七八年的,可谓是“八年抗战”。学校特意为复习班“开绿灯”,晚上晚熄灯,早上早开灯,习惯夜战的学生和习惯早起的能够“交接班”。

考大学不能有“瘸腿课”,而我的数学和英语成绩糟糕,必须“恶补”,这一补,把眼睛给补近视了,不得不花几十块钱配了眼镜。村里人见了,说,哟,这一戴眼镜,就像大学生啦!羞臊得我满面通红。

复习了一年,还是名落孙山,回到村里,抬不起头,窝在家里不敢出门。母亲劝我说,这回不中咱再复习,再考!看来家里人非得把我逼上大学不行。复习就复习,难道大学光为别人开哩?这一年,我的劲头用得更足了,班上一些同学一边补课一边补脑(吃补药),有的竟吃上了安眠药等,为了上大学,简直是拼了命了!

而在这一年,更让我心痛的是爱我的叔叔因病去世了,想起他激励我的话语,我泪流满面,我想只有考上大学才能弥补他的缺憾,才不让已在另一个世界的他失望。1990年“黑色的七月”(那时高考是每年的7月9三天),我希望对我来说,是绿色的。考试前,母亲给我煮了好多鸡蛋,还拿鸡蛋在我背上滚着,说这能遂心如愿,鸡蛋圆圆,是能够圆梦的吧?我宁愿相信这是真的!

9月的一天,我正在地里锄草,弟弟来告诉我大学通知书来了,我扔下锄头就往家跑,家里已经聚集了好多人,母亲正忙着沏糖水。通知书是一所师专的,虽然不是我理想的大学,但是我不想再复习了,复习的日子太让我害怕。

后来我得知本乡的一个学生应届高考就拿到了师专录取通知,他不愿上,几下就撕成了碎片,接着复习,结果再没有考上,现在还在一所学校当代课老师。而我在参加工作之后,还经常做梦,梦见又参加高考,出的题很难……

桐城青曼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安庆市桐城市范岗镇杨安村老屋10号